以前,命理一直讓我是半信半疑著~反正就寧可信其有嘛!

就像小女孩般,喜歡上某個男生時,會想算一算他到底喜不喜歡我..如此而已..

直到,當幾個從不認識我,甚至只是從網路上,憑著我的生辰八字,就將我這麼多年來,在自己身上所發生,而我總是疑惑著「為什麼」的事,都可以從流年等等的理論,將它們都講明時,我真的有種當頭棒喝、恍然大悟的感覺…

引用以下演講的一段:

 史帝夫在他的演講裡說:”你不能預先把點點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 起的。所以你得相信,你現在所體會的東西,將來多少會連接在一塊。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 也讓我的人生整個不同起來。”。

 

以下為科技紫微網董事長張盛舒在2005年8月14日,在”大專生企業人才培訓營”對大專生的演講內容。
引用網址:http://blog.click108.com.tw/?p=185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一)

各位年青朋友們,大家好。剛才主持人介紹我的時候說:”她最期望聽到的故事,是我為什麼會放棄在台灣大學數學系的畢業考,選擇被學校退學?這件事對我的命運有什麼影響?”。為了滿足她的期望,也因為剛好我在前幾天看到蘋果電腦執行長Steve Jobs在2005年6月12日對史丹佛大學畢業生的演講內容。我覺得,他對生命的理解以及人生的過程和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因此,我改變今天原來想說的話題,也學史帝夫一樣,只說三個故事,不談大道理,三個故事就好,來說明命運到底是什麼?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人生中的點點滴滴怎麼串連在一起。
我在彰化鄉下長大,由於競爭不激烈,我只要隨便讀一讀書,從國小到國中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名。考上台中一中後,以為人才濟濟,我不可能再第一名了,沒想到, 又是班上第一,並且是唯一考上台大的學生。這段經歷,讓我一直以為讀書是很簡單的事,不用花苦功學習。我頂著全鄉的驕傲,家中的榮耀進入台大數學系,但進 去的第一學期,我就崩潰了!我不再能夠輕輕鬆鬆就考到第一名,開始嚐試失敗的滋味,我又不懂苦讀,更不敢苦讀,怕萬一苦讀的結果還是輸給別人,對一向驕傲 的我如何自處?

於是,我開始沉迷於撞球,從撞球中找到自信,再也不去上課,整天去旁聽中文系,哲學系的課,然後不斷抱怨,幻想自己要當作家,當初為何要選數學系這麼難混的科系?由於抱怨命運,我開始研究命理,才接觸到紫微斗數。

那是我人生最難過的四年,別人以為台大學生風光無限,我卻是渾渾噩噩,消極頹癈,整天無病呻吟,隨時想死。靠著的就是對命理的研究,以及由於紫微命盤的關係,對人生還有某些期望,讓我活下來,沒有走上自殺之路。

大 四畢業考時,我再也受不了自己內心的吶喊與掙扎,我看不出唸這個書的價值何在?不知道這輩子要幹什麼?也不知道唸大學拿到數學系文憑能對我有什麼幫助?為 了唸這個書,已經把我的自信消磨殆盡,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如果我真的畢業了,能怎麼辦?那時候,我的兵役是空軍軍種,要當三年。我突發奇想,如果不畢 業,我可以當三年兵,至少不用馬上面對何去何從的困擾,就這個可笑的唸頭,我決定放棄畢業考,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逃到軍中去當大頭兵。

當時這個決定看來相當可怕,我不止浪費了求學的四年,還要多花一年在軍中,不要說父母、親友、師長對我的責罵了,各種嘲笑批評簡直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可是現在看來,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如果我沒退學,很難想像,當時欠缺自信的我,會怎麼樣?
但是當我退學之後,我進入了空軍,一連串看似偶然的命運,讓我生命中起了很大的變化。

第一個好運,是我在空軍分發時,抽中唯一的上上籤,分發地點又回到台大後面的公館山上,我又回到了台大!而因為當兵時間頗多,閒來無事,當時台大附近開了很 多蘋果電腦Apple II的專賣店(看,和史帝夫發生關聯了!),我沒事就跑到店裡去試玩展示用電腦,覺得寫程式有趣,如果被店員趕就跑到下一家店繼續寫程式,然後試著把寫出 來的程式投稿到當時的第三波雜誌,竟然被錄取了!我從小立志要當作家,但投稿都沒有被錄取過,沒想到,平生寫的第一支程式,不僅被登出來,還拿到了充裕的 稿費。這下子,我的自信心回來了,我成為第三波雜誌的軟體作家,並且因為這個因緣,讓我偶然踏進資訊領域,最後還因此進入宏碁電腦公司上班,以我這樣一個 只有高中學歷的人剛好在電子業開始起飛時,選對了行業!

我從來沒預期過年青時學的這些東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些什麼實際作用。但是五年前,當我準備創業時,我想起了當時所學的東西,所以決定結合我對紫微斗數的了解,以及軟體的設計能力,再加上在資訊界二十年累積的人脈與信用,科技紫微網開張了!

各 位年青朋友們,如果我的大學生活順遂,我還會去研究紫微斗數嗎?如果我沒有在公館當兵,剛好接觸到電腦,我會進入資訊界嗎?如果我不是本來就有興趣寫文 章,會想到要投稿嗎?當我在大學裡苦到難以自拔時,不可能把這些點點滴滴預先串在一起,但是這在現在回顧,就顯得非常清楚,命運已經把我的一生,用很隱 晦,甚至難堪的方式串連在一起,但只有你在未來回顧時,它才有意義!

史帝夫在他的演講裡說:”你不能預先把點點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 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你現在所體會的東西,將來多少會連接在一塊。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命運也好, 生命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也讓我的人生整個不同起來。”。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二)

 

科技紫微網董事長張盛舒在2005年8月14日,在”大專生企業人才培訓營”對大專生的演講內容。

我的第二個故事,是關於人際關係如何改變命運。

我在〔大玩小賺的人生〕一文中,曾經提到科技紫微網的源起,是一連串偶然的巧合。我說:

五 年前,我開始創業時,本來準備做我擅長的B2B企業應用,投資者都找好了。一次無意中,在創業夥伴Frank的引介下認識了宋惠華,我們同屬合作型命盤, 又很巧的生日在同一天,一見如故。由於看到她對人類身心靈的重視,以及「善的力量」的感動,促使我決定停止原來的B2B規劃,改而創立科技紫微網。

事實上,這段故事還有下集,Frank在帶我和宋惠華認識之後,接下去又帶我去見現任明基電通策略長雷輝,他當時是宏網的總經理,已經在網路上浸淫了五年,對網路有深刻的了解。我還記得當時的對話,因為他太忙了,所以他直截了當問我想做什麼?
我說:”貿易B2B。”。
他搖搖頭說:”沒搞頭。”。
我一聽如晴天劈靂,心都涼了,專家說沒搞頭,怎麼辦?傻在那裡。
雷輝又問,”那你還會什麼?”。
我接連說出我原有的專長,一邊說他一邊搖頭。
我越說越急,突然想到剛才和宋惠華的互動,於是脫口而出,說:”紫微斗數!”。
雷輝眼睛一亮,道:”這個沒有人做過,應該有搞頭!”。
好了,各位聽到這裡,就知道科技紫微網是如何誕生的了。宋惠華和雷輝共同催生了這個網站,但天知道,我在這之前,和他們完全不認識!是透過Frank才和 他們產生關聯。而且,如果和他們見面的順序顛倒,則我根本不會想到紫微斗數這個念頭。更離奇的是,過了2個月,納斯達克崩盤,達康泡沬化,雷輝黯然離開網 路業,他在我的人生只出現五分鐘,卻改變了我的一生。
各位想一想,Frank這位開創型的貪狼先生,人脈極廣,他的約會是早就訂好的,我只是剛好闖進來,和他一起出現。
而合作型的天同小姐宋惠華,和我談身心靈完全和生意無關,只不過是合作型的共同興趣而已。
同樣是開創型的雷輝,則扮演臨門一腳,他充滿自信的建議,讓我想法完全改變--誰說太陰善變不好?優柔寡斷,正造就了我今日的命運!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強調,命運,就是不同個性的人,互相交會所產生的機會!

我曾在〔閱人有術〕一書裡,提到Frank對我的影響。我說:

林紹琪先生是貪狼的代表人物。他在宏碁電腦16年,從業務人員一路晋升到國際行銷副總經理,談吐風趣,人緣極佳;做起事來,行動迅速,乾脆直接;管理時,則要求嚴厲,即說即行。
千禧年,我和他都同時離開原來公司,他離開待了16年的宏碁,我則剛離開原公司。偶然機緣下碰面,我只和他談了我想成立公司的概念,第二天,他就把錢匯進 來了!這個行動,逼得我非開始不可。可以說,沒有貪狼的積極,就不可能讓我這個合作型的太陰立定決心創業,他的個性和我的個性互相交集,決定了相互的命 運。

講到這裡,很多人因此以為,我和Frank必然是多年好友,相知相交,才會共同創業,一起努力。我都笑著回答說:NO,我們是一起創業之後才開始變熟的,在創業之前,我們十年沒見過面!也從來沒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比普通朋友還不如。各位朋友想想看,這種事如何會發生?

一切仍是命運惹的禍,開啟了我完全不同的下半生!但抽絲剝繭,命運的源頭其實來自我的第一個故事裡,在第三波雜誌投稿造成的因緣;奇妙吧!

話說我當時因為是第三波的軟體作家,常被編輯逼稿,那時我剛進入宏碁電腦當業務員,白天做業務,晚上寫稿,實在沒有靈感了,突發奇想,寫長一點複雜一點的程式可以拿多一點稿費,於是,就寫一支可以在電腦中下圍棋的程式吧。

這支程式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那時是1985年,我當時怎想得到,它影響我如此之深,甚至還包括十五年後的創業之路!

就在這個程式刊出的第二天,第三波雜誌的編輯潘千宮打電話給我,說宏碁電腦要和應昌棋圍棋協會舉辦第一屆世界電腦圍棋大賽,第三波協辦,冠軍獎金美金一百萬!正愁比賽的隊伍太少,所以她看到我這篇文章,馬上力邀我參加。

我怎麼敢啊!我當時不僅不懂下圍棋,也不懂人工智慧,Basic程式是自己土法練鋼在電腦展示中心和書店裡學來的(當時窮到買不起電腦和書),又聽說參賽 者不是國際知名系統工程師,就是大學資訊系教授和學生,我?別開玩笑了。更何況,那時我在當SALES,一天到晚為業績發愁,怎麼可能有時間寫程式?

但我這種濫好人的太陰個性就發作了,潘千宮軟言求我,我拒絕不了,因此我連續熬了一個月的夜,拿著半生不熟的程式,抱著忐忑不安的心參加比賽。

結果,我連續參加三屆比賽,最好成績拿到第三名,頒獎的時候,施振榮先生知道我是宏碁的SALES,還半開玩笑罵我不務正業!

這個比賽對我造成了什麼影響?

第一:我對自己寫程式的功力有了自信,影響到我對未來的生涯規劃,以技術為主軸。

第 二:我認識了參賽者,成為好朋友,尤其台大資訊系教授許舜欽老師,他是國內研究人工智慧的第一把交椅,開發的電腦象棋程式已經達到六段棋力,天下第一,五 年內必將和當初IBM的西洋棋程式〔深藍〕一樣,擊敗所有的人腦。科技紫微網五年以來,贊助台大的電腦象棋比賽不遺餘力,就是來自這個關係。

第三:由於電視轉播及媒體報導,我變成了圍棋界的小小名人,剛好我當時負責金融機構業務,銀行裡喜歡下棋的人很多,主動找我下棋,這一來,圍棋變成我的銷售工具,意外建立起很多深厚關係,我不止人脈拓寬,業績變好,還和許多人成為好朋友,圍棋也成為我的終身興趣!

第四:宏碁內部許多愛好圍棋的人士找上我,大家興趣相投,決定成立宏碁圍棋社,但因為下圍棋很花時間,大家怕施先生不同意,就找了林紹琪出馬,因為他的官銜最大,又是施先生的核心幕僚,於是,圍棋社順利開張。

那時,宏碁有五千名員工,我在內銷部門,他在外銷部門,工作上沒有任何關聯;他的官銜比我大得多,因此也不容易有交集;此外,我的棋力較強,不常也不會和他一起下棋。只能說,我們認識,但是很不熟。等到我在1991年離開宏碁,進入美商之後,就完全沒有任何聯絡了。

很奇妙吧!改變我命運的人,或者我們常說的貴人,可能只在你的人生中出現五分鐘,一小時,甚至天天在你身邊,而你渾然不覺。就像第三波的編輯潘千宮小姐,我和她根本從沒見過面!

當時的我,根本不會知道怎麼回事,是好是壞,只有在未來回顧時,這些點點滴滴才會串在一起,才會產生意義!

那麼,為何我在2000年時,會和林紹琪碰到面,進而,產生一連串的人際撞球效應,環環相扣呢?

這就和我當年紫微命盤的流年運勢產生了極大的關聯。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三)

我的第三個故事,是關於紫微命盤如何給我挫折之後重生的勇氣。

各位年青朋友,當台大沒畢業之後,我反而渾身輕鬆。因為一切歸零,重頭做起,既然我已經跌過那麼大的跤都能再爬起來,那麼,人生還有什麼挫折會比台大沒畢業更慘?

我錯了。

1999年,在我離開大學十九個年頭之後,我的人生達到頂點,是一家資訊軟體公司的董事兼總經理,公司是我創立的,而且很賺錢,但是,我卻被我創立的公司董事長給開除了!

這種經驗很難得吧!有意思的是,這件事我早就在1996年公司成立時就從命盤看出來了,我拼命想要避免它發生,沒想到,卻還是被我的宿命打敗,那可真是慘啊!但現在回頭一看,我當然要感謝開除我的老闆,如果他不開除我,怎會有科技紫微網的存在?

這事要從頭說起。

我 在1991年離開宏碁,進入美商迪吉多公司(digital)。什麼?你們都沒聽過這家公司?當年我進去時,迪吉多是全世界第二大電腦公司,僅次於 IBM,有員工十二萬人,年營業額美金一百四十億。只不過,在1996年底,它被康柏電腦(compaq)合併而消失了。而現在,康柏也已被惠普(HP) 合併而消失,所以,在時間的洪流裡,什麼叫贏?什麼叫輸?其實都只是一時的定義而已。

因此,雖然我的命盤是”機月同梁作吏人”的太陰個性,意思是追求穩定,不喜變化。但因為大環境改變了,迪吉多裡的主管就邀我一起出去創業,我也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姑且一試。

但那時我看自己的紫微命盤,發現我連續3年的運勢都不錯,只有1999年的運勢特別差,到了2000年運勢就又變得很好。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暗自揣測,應該是業績不好被老闆K吧!因此,我非常拼命努力,一家新創的公司,在我手中不到3年,就搞得有聲有色,賺了不少錢。

結果,這恰恰是我痛苦的開始。

因為公司賺錢,導致老闆對公司經營有很大的意見,我和他對公司的願景、經營理念都不同,越行越遠,我落入了痛苦的深淵。

本來我還想熬過1999年應該就會好轉,但是命運就是如此奇妙,我就是熬不過!99年11月,我被逼著出國到湖南去避難。我失去了所有,包括我的事業、頭銜、金錢,我努力十九年的結果,換來的是一場空。

在湖南,唯一支持我活下去的,其實就是命盤的流年運勢。我每天都在想,既然我避不過今年的霉運,那麼,究竟還會有什麼樣的機緣,能讓我在2000年絕處逢生?

當時我會選擇到湖南的原因,是因為我父親是湖南人,在湖南還有很多親戚,他年紀大了,住在湖南,我也就一起過去,想說湖南生活費比台北低,我好歹能活得下去。

沒 想到的事發生了!我到湖南,親戚都視我為衣錦榮歸。我告訴他們,我已經辭官歸故里,準備退休終老湖南。那時我才40歲出頭,誰相信我說的是真話?”嗯,台 灣來的總經理,會住這麼久,一定是準備回來投資!”,好了,我每天被人邀請客吃飯,吃到最後,我都沒有任何表示,各位同學,我,還待的下去嗎?

湖南的親戚們,就這樣把我給逼回台灣。

各位聽我的故事好像很好笑,但如果你是當事人,恐怕就笑不出來了。

我記得,我回到台灣,正是2000年春節之後,茫然四顧,根本不知何去何從?也不知我的運勢會好在哪裡?

但是,接下去,就是一連串戲劇性的奇遇,這一段故事,在我的造命書裡己有詳細的記載,我就不再多說了。我的貴人們,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突然在這一段時間一個個冒出來,快到我連想都沒有空想,科技紫微網就出現了!

就像我第二個故事裡提到的Frank,如果我提早回來或延後回來,都不會碰到他。因為,他是在春節後才離開宏碁,並已準備到某企業去上班。

而我會碰到他的原因,只是因為我在機場,由於想到今年運勢可能會有轉機,於是隨手買了一本財經雜誌,想看看國內情勢到底如何。結果隨便一翻,竟然看到宏碁圍棋社的一位社友林志隆,也是多年不見,他創立安瑟數位公司,被報導出來。

我很清楚那時的感覺,如果是在前一年意志消沉時,我不止不會有任何行動,甚至連看都懶得看下去。

但那時候,我毫不猶豫在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他,而他在第一時間告訴我的消息,就是Frank的電話。

於是,一切就串連起來了。生命中本來毫不相干的人,突然串連起來,就像點亮了一盞明燈,路,原來就在前面。
奇蹟嗎?到現在為止,我也認為是奇蹟。

但是人生不就是一直充滿奇蹟嗎?

命運之神常常就在你措手不及時出現了,你能不能及時抓住它呢?

24年前,研究紫微讓我渡過慘綠少年的蒼白。

6年前,又是紫微命盤讓我熬過哀樂中年的衰頹。

這中間的18年,紫微斗數不僅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結交朋友的最佳工具,更是伴我走過低潮、茫然時光的好朋友。

而現在,我把我對紫微的開悟,對人生的笑與淚,透過網站來幫助千千萬萬與我相同的朋友們,結果,因為收集到更多的命盤,又讓我再度體悟出紫微斗數的終極意義,證明了它的科學價值。原來,人生就是在這樣的重疊交錯之中,一步一步向前走。

同學們,只要你不放棄,那麼,命運也絕不會放棄你!謝謝各位今天來聽我演講。

最後,送一句話給各位:
命運,是永不停止的猜謎遊戲,別太早就攤牌。
謝謝。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四)

我去年在”大專生企業人才培訓營”演講,事後把演講內容寫下〔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一系列文章,獲得大眾的熱烈迴響。後天我又要去演講,因此回頭看我去年寫的文章,剛好看到在我文中提到的潘千宮小姐的留言:

我就是您文章提到的潘千宮,實在讓我感到既驚訝又興奮,因為擔任第三波雜誌主編,對我來說已經是22年前的事了,雖然我們一直未見過面,但是我還是很高興轉藉由好友將此篇文章讓我知道您目前的成就,真替您感到幸福與榮耀。
我目前是專為科技產業提供公關服務的公司負責人,長年來一直置身於資訊生活領域中,雖然很忙碌,但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在您文章中,應該是命運的安排,希望有朝一日能與您相見談談往事…

而更有意思的是,接下去的網友留言。

網友元元說:

我想認識潘千宮,因為我也在資訊產業,然而這樣久的經歷,讓我想要另外開創自己事業的第二春,是否幫我聯繫他,我是開創與領導型的武曲七殺座命的女人,我想任何合作的機會我都可以嘗試,謝謝
元元

Hi元元小姐
張老師有發mail聯絡我。妳的積極與熱忱非常令我感動,深信妳的領袖特質應該很值得與人分享。
潘千宮

奇妙吧,由於網路的發達,使得人與人之間命運的發展更為玄妙,一句話,一個留言,在在都可能改變了你的一生。
六年來,很多網友在科技紫微網裡得到心情的平靜及方向的指引,幫助每一個人更為成功的信念,讓我滿心歡喜;但最有意思的,還是像上面這個例子,很多朋友在此碰到貴人,無心插柳,柳卻成蔭。
所以,我常開玩笑說,108越來越像求職事務所和婚姻招待所了!光是在網站上因此認識結婚的人就有好幾對,生的小孩都會走路了。

科技紫微網促成了良緣無數,不就是提供一個造命平台,供網友們結善緣嗎!
它已經不再是消極的宿命論,而是真真實實的造命觀。

有網友問道我:

老師,你的經歷有沒有可能就是註定的?你的命盤是九流術士之命,你的命就一定會有今天,這還是宿命吧?

各位朋友,這也是我常常會自問的一件事。因為我在15歲時排命盤,說我是術士之命。而我在40歲以後,也真的走向這條路。
這該怎麼解釋?
它到底是宿命?還是造命?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五) :一分的命運

 

去年聯考放榜時,有一位年青朋友很沮喪的對我說:

張老師,我很痛苦,只差一分我就能進建中!這一分之差,讓我從天堂進了地獄!
而他的同學,平時成績比他差,卻多了一分進建中,這讓他在親友面前更抬不起頭來,打算重考。

過兩天大學就要放榜了,在座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新鮮人,是否大家心情也是正在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等結果呢?

考試其實是個很講求實力,但又很靠運氣的玩意。例如今年數學題目出得很簡單,大家都能輕鬆取分,則這個題目,對數學差的人就是好運氣,數學好的人則是壞運。
又例如你考前衝刺,隨便一翻書讀的那幾題竟然就出現了,這不就像中了彩卷一樣的好運道!而多這幾分,可能就導致你人生的命運完全不同。

且慢,我可不是說,分數高就是命好喔!有時候,命運的這幾分,就讓你的人生產生了完全不同的意義。但到底是好是壞,卻要看你怎麼過。

就說剛才那個高中生的例子吧,今年他升高二,但是心情卻已經不同,快樂的不得了。
為什麼?

他笑嘻嘻的說,比我高一分,吊車尾進建中的同學,在班上老是考最後一名,痛苦的不得了。
反而他在第二志願的學校裡,輕鬆愉快就都是第一名,得到了很多獎勵與榮譽,重新拾回自信。

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做:寧為雞首,不為牛後。到底當雞首好呢?還是當牛後好呢?
沒去經驗過,你就根本沒法感受。

各位年青朋友,這就是生命有趣的地方,寫道德經的老子說,禍福相倚;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差這一分,不是天堂地獄之差,而是人生方向的完全不同,而苦與樂,與你的猜想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意義。

很多人問我,以我這樣一個台大數學系的學生,為什麼會來當命理師,開命理網站?現在就讓我來告訴各位,我的人生中,許許多多差一分的命運,築起了一條道路,讓我走到今天。

我小時候由於家中很窮,母親多病,父親為了生活奔波,由於我的個性非常內向孤僻,有點自閉,很少與人來往,因此,在成長之路上,我都是一個人摸索前進。

從小學到高中我都是全班第一名,因此父親對我的期望很高。考大學時,我讀理工組,大家都說工科比較容易賺錢,因此,我在填志願時,就只填電機、化工等科系,台大填完填交大,但在填志願時心血來潮,在台大和交大之間,我突然填了個數學系。

你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只能說是命吧。

因為,大學放榜時,我就因為只差一分,剛好進了數學系!
只差這一分,命運就會完全不同,但你怎能預先知道呢!
讀數學系的四年是我人生灰暗的四年。

我對理性的數學並沒有研究熱忱,相反的,我對文學很感性,喜歡舞文弄墨,因此,大學時代我陷入對自我定位的迷惘,開始研究人生哲理,也就在這時,我接觸了很多命理方面的書籍。(請參考〔自殺,我沒選擇的路〕一文)

當時讀數學系的出路只有2種,一個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出國讀書,另一個則是當教師或公務員。

但我大學沒畢業,於是兩條路都斷絕了,我只能面對茫然的未來,接受自己給自己的挑戰。

那時候,我常痛恨命運,暗暗咒罵老天爺,為什麼就只差一分,讓我進了最難唸的數學系。如果我進了工學院,是否一切就會變得不同?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六):學歷,有用嗎?

上文提到,我在台大數學系渾渾噩噩過了四年,到了畢業考前系,我終於忍不住了,再這樣混下去的結果,我的人生必然以失敗告終。
我毅然決然放棄了畢業考。
到現在為止,我一直都還是一個大學退學生,只有高中文憑。
各位年青朋友,你們很多人是剛考上大學的新鮮人,請問你們,讀書的目的是什麼?
是university的諧音”由你玩四年”?
有多少人真正進了自己有興趣的科系?
還是不管什麼系,反正爸爸媽媽說:”只要你能讀,就讓你繼續讀”的這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舊思維作祟?
讓讀書變成了不敢去面對社會競爭的逃避理由?
讓大學變成了最明目張膽的避難場所?
讓讀書不是在讀書,而只是在混飯吃?

你有沒有想過,學歷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是加分?還是減分?
如果你已經三十歲,頂著博士帽出來要找最基層的工作,
那我告訴你,是減分。
而且,是減很多分,高不成低不就的結果,讓很多博士後悔,年青時讀這麼多書幹什麼?
我要告訴各位,知識就是力量,書到用時方恨少,我在離開學校後,讀的書是在學校時的千萬倍。
但你還沒用,就讀一堆書的結果,只會讓你變成書呆子。

最近旺旺集團的老闆蔡衍明自豪的說:
我都沒讀幾年書,還不是有私人飛機,學歷有什麼用?我兩個兒子都叫他們讀完高中就好。趕快進社會賺錢比較實在!
蔡衍明高中沒畢業,只有國中文憑。22歲時被親友稱為敗家仔,現在卻名列富比士富豪榜,是第一個在中國擁有私人飛機的台商。

他算是客氣的了,甲骨文(Oracle)老闆賴瑞艾利森,全世界第二有錢人,在對耶魯大學的演講裡,講的更直接。他說:
今天我站在這裏,並沒有看到一千個畢業生的燦爛未來。我沒有看到一千個行業的一千名卓越領導者,我只看到了一千個失敗者。你們感到沮喪,這是可以理解的。爲什麽,我,艾利森,一個退學生,竟然在美國最具聲望的學府裏這樣厚顔地散佈異端?
我來告訴你原因。因爲,我,艾利森,這個行星上第二富有的人,是個退學生,而你不是。因爲比爾蓋茨,這個行星上最富有的人,是個退學生,而你不是。因爲 Allen(作者註:Paul Allen,微軟共同創辦人),這個行星上第三富有的人,也退了學,而你沒有。再來一點證據吧,因爲戴爾,這個行星上第九富有的人,也是個退學生。而你, 不是。
你們非常沮喪,這是可以理解的。
你們將來需要這些有用的工作習慣。你將來需要這種“治療”`。你需要它們,因爲你沒輟學,所以你永遠不會成爲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哦,當然,你可以,也許, 以你的方式進步到第10位,第11位,就像Steve(作者註,蘋果總裁,請參閱”蘋果電腦執行長Steve Jobs對史丹福大學的演講文”)。不過,我沒有告訴你他在爲誰工作,是吧?根據記載,他是研究生時輟的學,開化得稍晚了些。

賴瑞,這位特立獨行的CEO,在演講沒有結束時就被拉下台了。我可不想如此,但我還是要問各位,讀那麼多書要幹什麼?
二年前,我在〔自殺,我沒選擇的路!〕文中說:
一名十九歲的台大學生,選擇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遺書上說:”不知道讀那麼多的書要幹什麼?”。
二十六年前,十九歲的我,台大數學系的新鮮人,站在台大綜合教室頂樓,望著樓底下青翠的綠地,在我眼裡卻是一片蒼白,我問著和他同樣的問題:”不知道讀那麼多的書要幹什麼?”。

對沒有興趣的東西選擇不繼續,應該是對的吧?但在當時, 這個決定嚇壞了許多人,一個不愛讀書的台大退學生,還能有什麼出息?
那時候,我可還想像不到,原來退學生會有這麼多億萬富豪,原來退學生還可這麼狂?
那幾年,我一直是頭低低的,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
去求職時,大家一聽到台大,嗯,很好。
什麼?沒畢業!嗯,不予錄用。
但就是因為這樣的挫折,才讓我體會邱吉爾的名言:
所謂成功,就是在失敗與失敗之間,如何調適你的心態。

 

有時候,你得相信命運!(七):學歷,有用嗎?

網友九里香留言道:
我不相信你主張全世界的人都去退學,這和您的“一命二運三讀書”相違背,我期待您的下文,很著急!
為了這位網友,也不想誤導各位網友,我只得在假日裡快馬加鞭,把整篇文章寫完。
九里香提到的“一命二運三讀書”,是我在〔造命的方法〕這篇文章中寫的。我提倡一命二讀三積德,把讀書的重要性排在第二位:
造命是什麼?認識自己個性上的優缺點之後,改善缺點,發揚優點,告訴自己,優缺點是天生的,它們無善無惡,不需因缺點而自卑,也不需因優點而自豪,因為優缺點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用對了地方就是優點,用錯了地方就是缺點,而如何知道對錯?這就是讀書、教育,以及環境的重要。
讀書能夠變化氣質,也能夠調整個性,更能增加個人的競爭力;不讀書的人,只能用本能去和別人競爭,和禽獸無異;讀書的人,只要用對方法,卻可以用千百人之 知識來與別人競爭,差距就很大了。以前在農業時代,讀書的人還常會有秀才遇見兵的窘態,現在是知識經濟時代,知識的力量變成乘數效果,在命運的創造力上是 很驚人的!所以現代人不只要讀,而且要一讀再讀,活到老學到老,套一句時髦用語,就是終身學習。所以現代論命,我主張把讀書的重要性排到第二位,僅次於 命;現代人的人際關係也很重要,所以把積陰德排在第三,至於運勢及風水,由於科技進步,交通便利,機運會增加,環境易改善,重要性排到第四及第五,變成
一命二讀三積德,四靠運勢五風水才是現代人該重視的命運五部曲。
但是讀書也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書太多了,偽書更多,如何才能讀書真正有效,就牽涉到獨立判斷思考的能力;就像我在造命書中所提,讀書要能感同身受,才能事半功倍。

各位看這段文字,就可以理解,我不是在鼓勵每個人都不讀書,都去退學,當然不是,而是要去思考,你上學的目的是什麼?
讀書很重要,但卻不等同考試,更不等同學歷。學歷,只是讓不認識你的人快速理解你的第一張名片而已,它可以證明你會讀書,但卻不能代表你已經具備做事的能力。
為了學歷而讀書,則這個書是功利主義之下的產物,這個書讀起來,真的有用嗎?會不會事倍功半?不止浪費時間,還可能像我年青時一樣,心情鬱悶,不知讀書的目的何在?最後反而喪失讀書的樂趣。
我在上文提過,書到用時方恨少,如果在社會中歷練過了,再來吸取必要知識,讀起書來才容易事半功倍,這就是為什麼,在歐美,有很多科系要求有工作經驗才能讀。這也就是為什麼,讓企業人士再進修的EMBA課程會在最近火熱的原因,求學問也有現實的改革必要。
網友Bluebird留言裡,節錄陳長文的演講〔給畢業生的一封信〕,銓釋艾利森的演講:
他(賴瑞艾利森)在畢業典禮的場合講這樣的話似乎非常不適合。可是,各位用心去想,他的本意當然並非如此,他 是要告訴我們,學校教育只是給我們一個基礎,我們要認識大學教育的侷限性。透過這段震撼有力的演講,不知道大家能否體會,「挫折」往往代表生命的「轉 折」,生命總會在特別的地方轉彎,今時今刻的不順遂,往往是為自己人生一份特別的體驗,乃至於未來的成功埋下伏筆。

法國大哲學家蒙田曾說:「最美好的事,莫過於正正派派做好一個人;最艱難的學識,莫過於懂得自自然然過好這一生。」

 

 

 

 

 

薇朵兒❤朵貓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